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

此生若浮萍

来源: 散文 棒棒糖 2015-1-12 09:13:13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x

此生若浮萍


冬已深了,天气越来越冷,江南的冬是阴郁的,寒湿的,有一种冷意丛生的感觉。天下着雨,他在小镇街角屋檐下坐着,眼神有些飘忽,今天这么冷的天气不太会有生意吧?谁愿意下雨天来擦鞋呢?心里这样想着,便不自觉地放松下来,他把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。前面放着他小小的家当:一条低矮的木凳,一个大大的黑包,包里有鞋刷、鞋油,还有一块丝质的绸布,这绸布是他为客人擦鞋时最后一道程序。据说,每双鞋经过他最后一道程序,总能达到锃亮如新的感觉,这是他的一个绝技,别人无法跟他比的。此时,他呆呆地看着街上的人流和车流,小镇街不宽,来来往往的车子特别多,屋檐下的他与这些绝尘而去的车子没关系,却与车上下来的人绝对有关系。他喜欢那些开着车子的人,每次只要他们把车子停在他面前,他就知道有生意了,尽管擦一双鞋只有二元钱,但擦鞋是他的营生,他不会敷衍任何一双鞋,不管是开车来的还是路过这里的,他都开心地为他们擦鞋,每次看到他们穿着崭新的鞋子转身离去时,他都会开心地笑一下,内心也随着这一笑明亮而温和起来。

他在这个方寸之地的屋檐下生活了二整年,二整年是个不长也不短的日子,风霜雨雪他都经历过,这街角这屋檐为他遮挡着,他守着这小小地盘和家当,每天帮人擦鞋,生活忙的时候,一天能擦几十双,没生意的时候,一个上午也擦不上一双鞋。刚开始,从东北老家来到这个城市,他并不是擦鞋的。他在好多地方呆过,建筑工地干过小工,眼镜厂干过临时工,快餐店干过洗碗工,每次都象浮萍一样,飘来飘去没有个固定的地方。直到有一天,他来到了这条老街,看到街边来往的人群以及那些擦鞋工,他们忙碌的身影以及简单的家当,令他意念初动,充当了擦鞋大军的一员。老街是小城一条比较繁华的街,东西走向,街两边商城林立,服装店、音像店、足浴店、理发店、美容院,快餐店依次排列着,那些闪烁的灯光照得人色彩各异,就像是一张涂抹起来的图画。没顾客时,他会看街上的人,各种各样的人看多了,他会分辨出他们的真情和笑容。街对面有间美容院,进进出出的全是一些衣裳华丽的女人,每次她们黯淡着脸进去,出来时一定是神采飞扬的,他不知这个美容院有什么秘密,让那些女人一下子如此光鲜靓丽,并且一次一次毫不吝啬地大把掏钱,听说进一次美容院要几百元的钱呢,这需要他多少天擦多少次鞋才能挣得到这些钱啊。但有时想,这就是人的命,何必去强求呢,靠手挣钱,各有天命,不想也罢。

下雨的时候,擦鞋的生意就不太好,这个喧嚣的城市变得湿润而潮湿,坐在城市的屋檐下,会偶尔想想老家,那个东北小镇的老家,冬天的时候,安静的很,坐在土炕头,煮些土豆,看窗外雪花飘飘。很多年没回老家了,四年还是五年,他也没去细想,他觉得他喜欢上了这个江南的小城,四季分明,每个季节都有着明朗的特点,春天的明媚,夏天的热烈,秋天的祥和,冬天的凛冽。都说江南的水是柔顺的,他摸摸自己粗大的手指,不禁自嘲一笑,这样的手是不会改变什么的,但他觉得自己的这双手是勤劳的能干的。有时候他会坐在屋檐下胡思乱想,想着有一天,如果自己赚了好多好多的钱,该做些什么呢?他想:首先,应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然后娶了一个漂亮的姑娘,再买一辆车子,然后回老家开一个店。这样想着,他会开心地笑笑,然后又觉得自己有点可笑,这是梦一样的想法,他知道是不可能实现的,但他却把它放在心里,他觉得赚够钱了还是回老家娶一个姑娘吧,不管怎样,老婆应该要娶的吧。但他从不会跟人提起这事,偶尔老乡聚在一起,会谈起房子、钱啊、和姑娘,他很少插话,也不说起自己心里的梦,他想,就让这梦在心里绵延吧,心中有梦总是美好的。

又一个周末,他照旧坐在街角的屋檐下,已是深冬了,街两旁的落叶不时地飘落下来,一阵风过,叶子贴着街面打个旋又飘走了,他失神地望着,一个声音打断了他,擦鞋喽,他抬头,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前面,一双纤细的脚伸了过来,他惊讶这女子从哪里冒出来,但有生意是一件让他欣喜的事,他连忙拿了一条小板凳让女子坐好,那女子脱下鞋子递给他。这是一双黑色绵羊皮质的鞋子,35码,小巧灵珑,他有个习惯,喜欢观察每双鞋的细微处,这样会找到一些事物消亡前的的一些迹象,而眼前的这双鞋子,没有雨天的泥泞和拖拉,也没有青草碎叶沾在鞋底的感觉,这是一双洁净、安静、清香的鞋子,他抬头看看,就象她主人,此刻就如此安静地坐在旁边,什么话也不说。他忽然觉得有一种情绪在身上蔓延,也说不清是什么,只是莫名地兴奋着,他一边用双手托着鞋子,一边用鞋刷轻盈地刷着,鞋子的边边角角,他都细心地刷了一遍,然后用黑色的鞋油涂抹起来,瞬间,鞋子在他的手上变得清亮起来,他看了看,是最后一道工序了,他拿出他的那块绸布,白色轻薄的绸布,往空中甩了甩,快速而又轻盈地在鞋面上滑拉起来,丝绸与鞋面摩擦的声音,在寂静的空间听起来优美极了,那女子突然轻轻地笑了,说了一句:你擦鞋还有点与众不同呢。他也笑了,为她的这句话,也为她友好而真诚的微笑。他把鞋子递给她,她弯着腰把鞋子穿好,问他:多少钱,他说:二元钱,她“哦”了一声,这一声“哦”很轻很有人情味,他突然觉得这女子真好,那么随和,那么温和,她给了他二元钱后穿街而过,背影是一袭飘飞的蓝衣。后来,她又来过几次,原来她就在对街的美容院里做美容师,怪不得她的鞋子那么干净。他后来知道她叫锦瑟,一个很好听的名字。没客人的时候他会抬头看看对面马路的那间美容院,猜她也跟他一样为了生活不停地忙碌着,这份遥忘和猜想会让他心里充满快乐,但他从来没跟他说过多余的话,每次擦好鞋后,她给他二元钱,他给她一个微笑,然后转身走了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,从清晨到黄昏,从春天到冬天,渐渐地,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擦鞋的工作,并且有一种莫名的感动,他不曾去想更多更远的事,他觉得这就是他的生活,一个从农村来城市擦鞋的人,没有更多的念想,坐在街角的屋檐下,擦尽那些充满尘土和污垢的鞋子,便是他最安心的事。

原发(散文百家)2013年第3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