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

孩子,你过得好吗

来源: 情感 棒棒糖 2015-1-12 09:10:41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x
      孩子,你过得好吗

      晚上翻起一些旧物,突然看到一张画,画上画着一个年轻的女老师,戴着一副眼镜,扎着一头马尾,马尾处别这一个粉色的蝴蝶结,正在课堂上认真地讲课。虽然画得不是很精致,可我知道这个年轻的姑娘就是十七年前的我。
      那个时候我在一个学校任四年级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,我们学校附近有个武校,武校没有开设文化课,文化课是插进我们学校来上的。所以每个年级段每个班级都会分进几个武校的孩子进来,武校的孩子都来自祖国各地的。武校的孩子有些就是为了锻炼体能来学武的,有些孩子是为了练防身学的,而有些孩子就是家中无法管理了送来让教练来管教的,所以办公室里一说起武校的孩子就感到很头痛。
     我们班上就有一个无法管教的小男孩,人长得很瘦弱,起初是很不起眼的,第一次走进这个班级的时候,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旁若无人地玩小飞机,根本不当一回事。我走到他的旁边看着他玩,也不动声色,他大概也不好意思了就自己收起来小飞机。然后也就盯着我看,我们就这样用眼神来杀对方五分钟左右,最后大概也觉得光不够强,被我的眼光电没有了,自顾自地趴着睡觉了,第一天就给我这么一个下马威,确实让我有点应对不了。
后来他经常在班上故意和我顶撞,经常带头起哄,经常是让我下不了台。说实话我拿他是毫无办法,真是油烟不进的一个人。搭班的老师告诉我,这个人是无药可救了,要么告诉他教练,教练打一次他,这个星期就会好点,要么别搭理他就行,时间久了,他自己也觉得无趣就不为难人了,我也希望是这样,他无趣就不为难我了。可是这种迹象好像不但没有消退,反而还愈演愈烈,这对我这个新手可是束手无策。
      一天我穿了一条新裙子,也穿了一双新袜子。可不料到了学校门口下了自行车,不小心把新袜子钩丝了,钩了丝的地方迅速扩大就破了一个大洞,真是倒霉,幸亏就在小腿上,不是很仔细地看是看不出来的,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盖住破洞。
        第二节是语文课,我正讲到重要的地方,准备在黑板上板书,就听到一个尖叫:“你们看,老师的大腿上有个眼睛。”紧接着就说了几句难听的下流话,50双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的腿,我的脸刷得红到耳根处。血直往我脑门上喷涌,我满心是恨意,真想去扇他一个耳光,可理智强压我心头的怒火,理智告诉他还是个孩子,我是他的老师。我迅速平复自己的心情,我觉得我应该用我的方式来化解这个意外的尴尬。大概是我不够高,我伸直手臂,裙摆上扬,忘了这个破洞,就被这个该死的家伙看见了,一点不留情面就故意出你的洋相。当时我吸了一口气,我笑着对孩子们说:“对不起,老师今天的新袜子故意多了一只眼睛,就为了盯上课不认真的同学。”孩子们都在我的轻易的回答中笑了,自然我们也继续上课了。那个家伙竟然对我眨了眨眼睛,一点都不收敛自己的行为。
        那天放学后,我决定想个办法,不然以后可真要危害社会的,因为他习武。班上还有其他的武校的孩子,我私下一一对他们做了一个深入地了解。他们告诉我,他很可怜,他老家是河南的,父母离异,父亲不知去向,母亲在宁波开发廊,还有个姐姐,偶尔会过来看望他,他的学费也经常拖,再说他又经常做坏事,以致教练经常打他。他身上有很多的伤疤都是教练打的。听了孩子们地叙述,我不再用仇恨的眼神看他,开始关注这个让我厌烦的孩子,我经常私下找他谈心,后来我了解他爱画画,我妹妹正好是学画的,我送他很多我妹妹的作品,还送一些画画的颜料和纸笔。后来我带给他很多我弟弟穿过的衣服,希望他穿戴整齐干净点,别让人瞧不起。我跟他说了很多做人的道理,给他讲了很多励志的故事,我也了解到他做这些出格的事只是为了引起老师的注意,只是不希望自己被人遗弃。此后他他果然变了一个人,上课不再闹了,在我的课上,他总是很端正坐着认真听我的课,学习成绩也逐步提高了。
      上课不仅认真听,也会积极回答问题,除了学习,班级的其他事情也参与并且积极去完成。每次在路上碰见,他总是远远地很恭敬地喊我一声老师。看着他的转变,我从心底里感到欣慰。
      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了,我离开那个学校,离开了那个班级。武校也开始开设了自己的文化课,不再寄托我们的学校了。后来我听说他一直在打听我新的单位和我家的住址,但都没有人告诉他,他们怕他以后影响我的生活。其实我知道他是很善良的孩子,我想只要有人正确去引导他,他一定会成为社会有用的人。再后来他跟随母亲去了宁波,再后来就没有他的音讯了。如今算算他的年龄也有29岁了,我想他也应该是个大小伙子了,或者有自己的事业,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。
      今夜翻开这些旧物,想起他,想起这个叫超的孩子,不知这些年,他是否都好?我推开窗子,看着如白昼的小镇,我轻声说着:“孩子,这些年你过得好吗?老师想你了。”



转载自徐丽娇老师。文章很感触人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